绥川。

未妨惆怅是清狂:

我锤爆这个视频!!李杜的小口耐们一定要看!!b站搜洛阳怀!!pv截图!!有胡子的胡人白哥差点让我放弃了子美!!

我靠

变态十:

※史同补档

※李杜 刘柳 丕植 惇操 轼辙有

大部分人刚开始关注我是因为史同吧XD

 我其实没退坑啦 上次删图是因为ky……

 因为有人叫我补档我就补一下吧 

溜了溜了 画凹凸去了

清明子鹤:

我没迟到我没迟到我没迟到!
滤镜拯救世界系列
day3是我最喜欢的小甜辛!!!
疯狂想要给全世界安利表妹
Great Leo:黎叔叔💞我们一起学猫叫,一起喵喵喵喵喵喵
姿势有参考! ​​

@路淮衍 喜欢的太太和自己喜欢同一个人真的是太幸福了👋👋👋👋

高玩冷:

若是我张开双手就能触碰到你该多好
让我成为你的清晨吧

?这个尚宇过于甜美了。

Nebula-517:

“警察”死了,活着的小偷成了共犯。


现在,从受害者变成杀人犯的你

除了这里

还有别的容身之地吗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!!!没看错吧居然是存娘!!!

啾啾存:

涂荼

【荼毘轰/车】Relationship(下/完)

ENIOR:

三千多字的车,破处,非常墨迹

我本人第一次写这么墨迹的车,不知道写的怎么样大家凑合看看

是爱情车,写得很羞耻,什么QJ或者奇怪play都没有,想看这些的朋友可以叉叉了,刺激的车同tag下很多

前面的正剧基本扯淡,一切为车服务,不想看的朋友请直接往下拉,点开文中链接看车




前文:


(上):http://enior.lofter.com/post/1e78f3cc_12be3eba


(中):http://enior.lofter.com/post/1e78f3cc_12d6c712



祝食用愉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要去哪?



梦醒时分,晨光微明,身旁空无一人。

昏暗的房间看似与平日无异,窗外蓝紫色的天空沉静通透,一切仍在安静地沉睡,只有窗帘在沙沙作响。

轰焦冻的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张字条。

不知是从哪来的心灵感应,他的瞳孔倏地瑟缩了:

“......开什么玩笑。”






“......开...什么玩笑。”

轰焦冻睁开眼睛,幽暗的天花板悬在头顶,只觉一阵口干舌燥。

“醒了?”

离他不远处,是昏暗房间里唯一的光源——被街灯照亮的窗户,坐在窗台上黑影听见他的动静,立即从上面翻下走了过来。

轰焦冻只觉得大脑嗡嗡直叫,浑身无力,他强撑着坐起来,胸口就一阵剧痛,窒息感扑面而来。

啪嗒。

黑影打开了台灯。

是荼毘。

轰焦冻的瞳孔倏地缩小了,昏倒前的记忆开始向朦朦胧胧的脑内回流,他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眼前的人,视线却一直模糊着。

正当他在自己异常的躯壳里挣扎时,荼毘的手贴上了他的脸。

“有点烫......”他眉头一皱,把手背贴上轰的额头,又贴回自己的额头比较了一下,说:“你在低烧。”

“你......滚开……”

似乎是记忆里的情绪作祟,他贴上来后,轰只觉得呼吸更加困难,他用尽全力往床的另一边挪动,因体热而发亮的眼睛死死盯着荼毘。

“嚯。”荼毘站起来,像是要满足他似的,退后,调笑:“被讨厌了。”

他往后退了两步,与床边的轰焦冻对视,又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,快步走回床头,往床上一坐,单手把那个凶巴巴的人环住:“不对啊,据我所知你应该很想我才对。”

“...放开我!”轰躲闪着他的视线,拼命挣扎想和他拉开距离,然而身体早已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,他努力推搡着,想逃离荼毘身上的气味,却不想荼毘抱的越来越紧,终于控制不住地咆哮出声:“你不是走了吗!回来干什么!你回来干什么!你——”

一阵天旋地转,荼毘扣住他的手腕将他按倒在床上,俯在他的正上方,方才嬉笑的表情已荡然无存。

“想你了。”他低头咬了轰焦冻的耳垂,“比我想象中还厉害。”

“呵。”轰侧头注视着窗外的灯火,表情晦暗不明,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当我这是妓院吗。”

身上的人明显僵硬了一下。

房间陷入死寂,安静到能听见屋外树影婆娑的声音。

经历了之前的爆发后,轰直觉体温在升高,大脑昏昏沉沉却还有万千思绪在你争我吵,情绪几乎在崩溃的边缘。

很丢人的,他想哭。

“上吧,随你便。”

他死死盯着窗外一片被月光照亮的云,硬要把眼泪憋回去。

“你......”

身上沉默许久的人这才有了动作,荼毘看着他晦暗的侧脸,说:“看我。”

轰依然盯着那片云,双眼快破功了。

“看我。”荼毘伸手撩开他的额发,掰他的下巴,“看我,宝贝儿。”

“离我远点!”轰又开始挣扎起来,头固执的偏向一侧。

“你听我说——”荼毘终于使劲了,把轰焦冻的脸强行翻过来,抵在他的额头上,“不是这样的!”

“那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!”轰强撑着自己坚硬的外壳,眼眶红的吓人,“你到底想要什么!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翡翠色的双眼里透出悲伤,荼毘喃喃道:“......我很想你,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你——”

“——烧光他们后,应该把你送回去,我看见轰冬美在找你了,但是——”

他将红白发色的男孩抱在怀里,手臂缓缓收紧:“......高估自己了,我做不到。”

贪恋怀中人身上的气味,荼毘把头埋在轰的颈窝里:“就一晚,让我抱一会儿。”

“你这混蛋……”轰焦冻的声音微微发抖,“为什么偏要——”

“因为贪婪吧。”荼毘安静地抱着他,“两边都想要,然而是不可能的,必定会失去一个。”

“所以你就把我丢掉了。”

语毕,轰全身颤抖,惊动了荼毘,他抬起头,才发现怀里的人哭了,豆大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“啪嗒啪嗒”掉下来,床单被沾湿了一片。轰死死咬着牙关,倔强的不肯哭出声音,只发出颤抖的吸气声。

“喂——”难得的,向来游刃有余的荼毘不知所措起来,他伸手去擦轰的眼泪,却怎么也擦不干净,想解释也无从下口。

有什么好狡辩的呢?做出选择的人确实是他。

贪恋过去的人也是他。

他似乎迷路了,眼前就是朝思暮想的那张脸,却被他伤害的那么彻底。

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,你对我来说很重要,绝非你所想象的那样轻贱。

内心如此咆哮着,荼毘低头狠狠地吻住他,轰焦冻被这个吻打了个猝不及防,眼睛倏地睁大了,牙关一个放松,将荼毘的舌放了进来,肺部的空气被抽干,唾液被搅的乱七八糟、沿着嘴角流下来。

凶狠缠绵的吻,久违的吻。

已经多久没见到他了?被吻到缺氧的轰焦冻昏昏沉沉地想,他勾住荼毘的脖子,一切都仿佛是上辈子的事。

眷恋过去的人可不止一个。他没骨气的闭上眼睛,流着眼泪回吻,手指从荼毘的眉心划过眼角,勾勒出这个人的形状。

荼毘吃惊的睁开眼,仿佛在做梦一般。

“......最后一次。”

吻毕,轰焦冻放开他,眼泪还未干涸,悲哀地笑了,他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:“以前答应过你的,全套,做完我们就两清了。”


车(上):https://wx1.sinaimg.cn/mw1024/006qKTPvly1fsghw6gbm4j30ku54mb29.jpg




车(下):https://wx4.sinaimg.cn/mw1024/006qKTPvly1fsghw93j32j30ku49r1kx.jpg





“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吗?”

“请您尽量回忆一下,不要有任何隐瞒。”

“轰焦冻先生,请你配合一点。”

“够了。”冬美制止了警察的询问,“没见他还在发高烧吗?不记得就是不记得,请不要再纠缠他了!”

又送走一波便衣。冬美松了口气,回到病房:“你怎么样,体温正常了吗?”

“还好。”轰焦冻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着一本杂志,“只是个性问题而已。”

“你,唉——”轰冬美叹气,“见到荼毘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果然......”冬美皱眉,“这次我还能帮你保密,下次要是——”

“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

没等冬美说教起来,轰焦冻打断了她,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:

“结束了。”

窗外刮起一阵风,院子里堆积的的落叶盘旋直上,乘风而起,各自飞向了遥远的地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恭喜自己填完一个坑orzzzzzz

呃,这个我写的好肉麻啊,写完自己都不敢看第二遍,所以没怎么修改(害臊)就这样吧呜呜呜

关于他两怎么滚上床,其实轰轰中奇怪的个性主动求操是最简单的,但我觉得这样有违我的初衷,荼毘轰各种下药play太多了,想搞点爱情(然而你搞的很羞耻啊!

最后还是!欢迎留言!(你确定这么羞耻的文大家还愿意留言吗)




呃....任何意见可以提,如果都觉得太肉麻了我就、呃、删了重来???我实在没勇气再看一遍hhhh



骨科我嗑爆....

所長腦:

继续荼毘轰,骨科向。

想看去掉伤疤的荼毘就干脆画两个版本了!他真有邻家哥哥的感觉!

最后带两只兔兔作为赠品(为什么是兔呢因为私下叫这个cp兔皮红。。很方便打字对不对(被打